«

»

十一月 06

CCDF-8系列報導(一)用紀錄片提煉人生中的Symbol

CCDF-8 帶著滿足與躊躇滿志落幕了。CCDF即「CNEX華人紀錄片提案大會」草創迄今八個年頭,創辦人們皆孜孜矻矻
兢兢業業,致力求仁,而得仁。CNEX創辦人暨董事長蔣顯斌先生所作序文為系列報導的首篇,再適合不過。
所謂"Nothing has changed but everything is different." CCDF會隨著時代演進,但是初心,仍不變。
全文如下(原載於: https://goo.gl/LZySsg):

CCDF-8系列報導(一)| 用紀錄片提煉人生中的Symbol

 

CNEX在第一個10年設定拍攝百部華人紀錄片的目標,以支持、培育、推廣華人紀錄片為使命,並搭起華人、國際、創作者、觀賞者、從業者多方交流的平台。展望下一個10年,蔣顯斌直言,擴大紀錄片的市場傳播性、影響力甚至變革,是CNEX發展重點。不只做紀錄片的加速器,提升與加速作品的質量,未來也要與更多NGO非營利組織合作,讓一個紀錄片的議題可以持續創造社會變革的力量;也打造一個制片人平台,做出制片規格與模式,並持續提供資金、制片、國際影展、國際剪輯、發行、社會影響力、巡回等產業鏈接服務,也要擴大國際合制,讓華人內容、人才接軌國際。

△CNEX聯合創始人暨董事長蔣顯斌先生

 

CCDF-8系列報導(一)文/蔣顯斌

小編按:該文為9月27日晚推文更新版,對部分文字進行了勘誤。
四年多前,我在生日的第二天,將臉書封面照片換成了比利時“光影藝術家”Fred Eerdekens的作品《Symbol》(歡迎探頭來我臉書 ☺)。這串看似繚亂無序的鐵絲,只要觀者找到一個角度、給出一個光影,藏匿在內的“Symbol”就會出現,獲得解讀。我常看著他的作品出神,思索著,在這纏繞無序的世界裏,我們要靠什麽鑰匙來解開、提煉人生中的種種Symbol——可以是紀錄片嗎?恰好最近中國大陸知名網紅節目《羅輯思維》引用了《笑林廣記》的典故,述說聾子看爆竹,會奇怪好好的一個花棒槌,怎麽無緣無故,說散就散了。只因他的世界裏,少了一個維度。而我們看世界,是否也因為能多一個維度,就多看懂一些事物?紀錄片能否彌補我們先天偏執與後天視野的不足於一二?

這個世界變幻快速。科技、傳播、人與人群、人與家園、人與自己,都如同板塊在推擠、碰撞、摩擦,時而聚合造山,時而俯沖隱沒,仿佛所有疆界每天都在重新定義。而紀錄片的社會責任,正是從最前線的實境帶回故事,從最深的心裏打撈故事,最厚重的社會底層提煉出「Symbol」,讓我們自己看明白自己的不明白。

我從二十幾歲就常面臨至親離世之苦楚,然過去幾年,許多身邊朋友遽然離開人間,仍教我倉皇無措,悵然若失。哀樂中年,悲與喜總夾雜撲面而來。只能以無常為恒常。

無常的世界中,認識這世界的方式,總想尋找出恒定。也許是遠方的正義、也許是從未說出口的愛、也許是不憚疲憊的記錄者本身,也許,是不計代價的理想實踐者。

但願為此尋覓,讓我們前進。且更懂得四處尋覓的可貴。

感謝今年持續參與CCDF的各國媒體、影展機構、導演、學員及朋友們。CCDF是為了成就你們而存在。

非常高興今年有好幾位CCDF早年提案的導演回來放映,並分享他們的作品與創作歷程:趙青《我只認識你》、沈可尚《幸福定格》、陳志漢《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》、紀岳君《徐自強的練習題》。還有CCDF培訓講師:Leo江松長《驕傲大選戰》以及CNEX合作導演王久良的《塑料王國》。

感謝所有支持影展及CCDF的政府單位與讚助者,因為你們的認同與持續相挺才讓這平台卓然有成。

更要感謝所有工作同仁。一如往昔。

沒有你們的投入,CCDF不會年年茁壯,綻放力量之炬。

最後,分享一幅Fred Eerdekens的光影作品,仿佛詮釋了紀錄片面對的變與不變。CNEX成立十周年有感,與所有紀錄片工作者共賞之。

 

“Nothing has changed but everything is different"

Photo: (c) Fred Eerdeke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