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

»

八月 21

2014CNEX紀錄片學院學員─可免費觀看「CNEX監製影片」-《種植人生》

CNEX紀錄片學院學員憑學員證可免費觀賞2014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-【愛去・愛來】「CNEX監製影片」!

時間 │ 9.26-10.5
地點 │ 光點華山電影館 (台北市八德路一段1號)

票券兌換方式與規則

  1. 學員證限本人使用,購票及入場時請出示本證件。
  2. 本證限兌換「CNEX監製影片」:《歸途》、《少年吉美》、《九叔》、《種植人生》。
  3. 每日首場次開演前30分鐘起,可憑學員證至華山光點電影院兌換當日場次票券。
  4. 每張學員證,單場次限換一張票券。
  5. 影廳座位有限,滿座場次恕不開放入場。
  6. 影片開演後20分鐘亦不再開放入場。

 

 

種植人生

Even If You Walk and Walk

中國│201475min│顧曉剛

 

影片介紹

都市白領老賈放棄城市生活,帶著妻子回歸田園,實踐自然農法的種植。他的理念吸引了一批城市仰慕者,而當地的村民卻不敢苟同。日出日落,夫妻逐漸失去相濡以沫的情感,只剩下責任分工與義務,家庭與田園生活都面臨了困境與裂痕。他們的故事裡,有種子的培育,有生命的誕生,有稻穀的豐收,也有愛情的背叛,見證了人生的步履不停。

 

導演的話

老賈,我是在2011年的10月份第一次接觸到他的,初遇是在晚上,他開車帶著老婆LiZi來馬路上接我們。我們跟隨他們來到了稻田,此時正在趕收稻穀,一輛紅色亮著燈的收割機隆隆作響,稻田旁的水泥地曬著白天鋪開的稻子,現在已經鋪上了一層油布。這晚,是要有人看守稻子的,在水泥地的兩邊搭好帳篷,我和朋友興奮的應下這看稻子的活,同時老賈也在。一層層的霧氣撲來,靜的不可思議,升起一堆篝火,我們幾個人聊了起來,開始了解老賈的過去,老賈又為何到了此地,柴是劈裡啪啦地響。

拍攝至今已有三年,村里的阿姨們看我拿個機器往田裡跑,老會向我訴苦,她們說做農民就是卑賤的,做農民是苦的;像我們這些年輕人過來貌似是不成器的人,怎麼也會選擇來村里生活?常提在嘴邊的話是:「城裡人想跑來農村,農村人拼命跑去城市;對城市人來說這是一種生活的閑庭漫步,對農村人來說這是一種命運的逆流而上。」我對阿姨說:「以後要是沒人會種田了怎麼辦?」阿姨們也不知道說什麼,雖然有人說:「沒人種了最好!」而我知道這是氣話。

許多類似老賈的這些人在慢慢重塑百年來農民的新形象,不免讓人感到欣慰。他們有知識,有一定的文化,有很多理想主義,還不乏一腔熱血。然而當地村民對這種種植方法實在不敢苟同,認為這是在浪費國家的糧食,特供給有錢人享用的食品。 因為他們已種了幾十年的化肥農藥,突然又回到過去老人們小時候的種植方式,讓他們覺得是一種退步。

老賈這類新農人的出現為農村帶來新的氣象、新的看法的。老婆LiZi為了愛情而放棄城市生活,跑到農村夫唱婦隨,建立農村新家庭,也成為另一個榜樣。不過就像影片中呈現的,LiZi發現兩人的夫妻生活已漸漸索然無味,少了相濡以沫,更多的是同事般的責任分工。原以為兩人的爭吵是性格使然,現今回首過去,其實另外一個女人早就進入他們倆的生活。

LiZi雖然個性獨立,對命運有自己的主張,但她對愛情抱持理想主義,願意去隱忍與等候。某次的採訪讓我動容,她說:「阿姨在地裡頭種菜,我當時心裡比較鬱悶,因為我覺得我又要工作,又要做飯。我就問那些阿姨了:『你們年輕的時候是怎麼過日子的?』每一個阿姨都跟我說:『哇!苦死了!又要帶小孩,又要做飯,又要勞動。』那我聽她們這麼一講,心裡也平和了。我想可能女人都這樣,所以我就認命點吧!」

而最後,老賈離開了農場。有些看過樣片的朋友老是會問我對老賈怎麼看,我認為人生無常,哪怕寄望的再多,命運都有自己的軌跡在發展,並無多少權利把自己的內心形象強加在他人身上。

而讓我感到哀傷的是當LiZi的父親不幸離開人世,兩個生命裡最重要的男人都離她而去,她回首在這段夫唱婦隨的田園時光裡,有種子的培育、生命的誕生、稻穀的豐收,也有愛情的背叛,最後想到人生的步履不停,也就釋然了。

 

導演介紹-顧曉剛

1988年出生於江蘇省江陰市,5歲遷往浙江省杭州富陽市,現居住於北京。2012年畢業於浙江理工大學服裝設計與營銷專業,愛好繪畫,電影等藝術。大二期間因參加創業大賽得獎而註冊過公司,也追尋過一段宗教之路,大三逐漸迷戀上電影,想辦法自學,跑過中國美術學院旁聽。之後開始獨立影像創作,拍攝紀錄片、廣告、劇情短片,主要作品《信仰者》、《種植人生》拍攝至今。

 

10.1(三)20:30 華山二廳★ │ 10.3(五)15:00 華山二廳 │ 10.5(日)10:30 華山二廳

★ 導演或影人出席座談

–放映時間及地點請以2014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-【愛去・愛來】公告為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