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

»

一月 13

BIOS報導:「唯有國際性平台,才可能作出全球性作品」──專訪吳皓《成名之路》

「唯有國際性平台,才可能作出全球性作品」──專訪吳皓《成名之路》

原文出自BIOS Monthly網站(連結請點此

「因為 CCDF(CNEX 華人紀錄片提案大會),我才真正認識專業電影製作。」吳皓用一句話道出他對提案大會的感謝。

自 2010 年起,CCDF 就採用國際盛行的提案會模式,幫助華人紀錄片工作者與國際知名電視台、發行商和影展工作者進行交流,進而開啟合作的可能。2012 年,吳皓帶著《成名之路》的故事,站上第三屆 CCDF 的舞台。不僅成功入選,更得到資金入注和多方發行管道,成功在國際影展亮相。今年 9 月底,《成名之路》將正式移師台灣,在 CNEX《教育?教育!》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完成亞洲首映。

透過 CCDF 引進資源,才能見識電影專業

其實在提案之前,吳皓早已經完成拍攝工作,只等待著後製、剪輯就能完成作品。「但唯有國際性的平台,才可能作出全球性的作品,」吳皓認為如果自己做紀錄片,很難引進資金、取得國際人才和發行機會,因而決定角逐 CCDF 的提案機會。

CCDF 是由 CNEX(視納華仁基金會)與中華新世代影像文創協會共同舉辦,每年從上百件報名作品中,先篩選出約 20 個提案進行專業的培訓工作坊,讓提案者不斷地練習和反饋中找出說故事的最佳角度,再安排他們站上 CCDF 國際提案大會的舞台,向世界知名的投資者、電視台、媒體和發行商展現作品的亮點。

「這對於沒有國際銷售經驗的人幫助特別大,」吳皓認為每個藝術創作都是可以調整到一個很好的說法,讓故事成功銷售出去。《成名之路》成功在第三屆 CCDF 提案大會說服 BBC Storyville 及福特基金會等單位,取得資金投入,讓吳皓有足夠製作經費邀請知名剪接師錢孝貞共同合作,將真實的故事剪輯成具有戲劇感的電影。「這次我才真正見識到所為的電影專業,」對吳皓而言,參加 CCDF 後才真正從電影愛好者轉變為專業電影人,汲取更多剪輯架構、影片調色、聲音處理的技術和經驗,打開電影製作的眼界。

隨著心境的改變,移轉紀錄片的焦點

回想《成名之路》的拍攝過程,人在美國的他偶然得知,北京中央戲劇學院的畢業公演,將把百老匯音樂劇《名揚四海》搬上舞台。「一開始,我是想知道這樣的東西文化碰撞會產生什麼火花?他們要怎麼面對一個美國的故事?」因此決心回到中國,記錄下這群畢業班學生的故事,卻沒想到他所看見的,竟是中國年青人面對現實壓力與夢想的拔河。這些同學個個使出渾身解數,爭取擔綱要角的機會,在長達八個月的排練期間,他們要面對選角的黑箱作業、承擔來自家庭與師長的壓力,更需要正視當今中國社會的現實,找到屬於自己的成功之路。

或許是因為很早就離開中國,前往美國過生活,在吳皓的身上似乎少了這些長輩與社會的期盼,只先想著做自己想做的事,但拍攝《成名之路》時這個想法卻受到動搖。片中有個女孩叫做陳蕾,極為自信、活潑勇敢,像極了美國社會裡積極爭取的性格。「她有一個有錢的男朋友,在快畢業時就向她求婚,告訴她別再努力爭出頭了,直接去做個好太太,」在吳皓的鏡頭下,陳蕾唱著關於夢想的歌,彷彿正在和現實的自己對話:如果出現一根浮木讓你無需為了成功而拼命,你會選擇放棄理想嗎?

吳皓看著這些在一胎化政策下成長的年輕人,背負著父母望子成龍的深切期盼,在強大的壓力下還得面對競爭越趨激烈的環境,讓他重新省視自己擁有的一切。「我是非常美國人的性格,但拍了這部片後,並沒有從中國角度看向美國,卻把我帶回中國,」吳皓開始思考努力做自己的同時,該如何回報父母的付出和犧牲,盡一分力來滿足這些中國期盼。而吳皓的鏡頭也逐漸轉向記錄這些學生的努力過程,就像是補足自己不在中國奮鬥的那一段時光。

奠基於真實的影像,靠導演增添戲劇性

在拍攝紀錄片以前,吳皓是一名網路公司的經理,在攢了足夠的錢後,毅然決然放下工作成為專職紀錄片工作者,只為了能靠自己說故事。「我喜歡故事和創作,但相較於寫劇本,我更想要直接動手做,」吳皓分析劇情片需要龐大的團隊協助,工作人員、劇本、演員、導演都需一次到位,並且要短時間就拍攝完畢,以節省製作經費;但紀錄片拍攝只要有器材就可以開始累積畫面,一點一滴慢慢推進,最後再找適合的剪輯後製協助,這種工作方式特別讓人感覺緩步和踏實。

如果將劇情片和紀錄片的討論聚焦在影片內容,「唯一的區別只有紀錄片拍攝真實發生的事,導演不能介入影響故事發展。」他以美國書籍市場為例,非小說類的書籍遠比小說類暢銷,可像是歸類於非小說的傳記、事件、社會記錄都越來越具有故事性,才會讓人覺得好看,而小說類則納入更多現實生活的人事物,企圖讓杜撰的故事更顯真實。這股潮流讓吳皓發現,故事和真實的分界越來越模糊,而站在紀錄片導演的角度,就是要盡可能在真實生活裡發掘故事。

「拍攝紀錄片就像是在選角(casting)」吳皓打開自己的五感,觀察日常生活發生各種事情,從中確定選誰做為拍攝主角、再決定拍他做些什麼事情,最後運用剪輯讓畫面更有戲劇性,創造出好看的紀錄片。對吳皓而言,每一部紀錄片都是當今社會文化的一塊拼圖,它不會引領潮流,因為它正記錄著潮流的發生。當紀錄片和各種藝術創作拼合在一起,就能解讀這個社會的脈動。而他未來也將持續進行調查研究,找出在生活周遭那些閃爍著微光的故事種子,繼續發展下一片社會的拼圖。

 

採訪、撰稿:YURiA